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志刚 > 创新与距离,深度解读YunOS携手HP入局笔记本的背后

创新与距离,深度解读YunOS携手HP入局笔记本的背后

为什么是欧洲?

从1850年开始,一个“处在世界上一个偏远的角落,气候还冻得让人手指僵硬”的欧洲,“究竟是怎么一跃而起、征服世界的?”并直到现在,欧洲的思想、技术、经济、政治遗产依然在全球发挥着主导作用。

《人类简史》的作者赫拉利在解释原因时认为除了“如同巫术般神妙的科技”之外,还需要西方的价值观、故事、司法系统以及社会政治结构,也就是说承认自己的物质、在探索的地图上留白、并且愿意把资源投入到看似无用具有风险的“新大陆”上。

讲这个故事的初衷,是缘起10月13日开始,在中国杭州举办的一次科技大会——由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主导的以“科技创新力量”为主题的云栖大会,引人侧目的是阿里的云端一体化布局与技术创新赋能产业发展的布局,当然,还有引发争议的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博士在与HP和英特尔联合发布基于YunOS for Work的HP YunOS Book时用云栖小镇距离中关村的距离比到硅谷的距离还远来揶揄联想保守的话。

经过过去5年多的积累,YunOS在迎接万物互联网的大潮中,明显在2016年加速在关键产业的战略布局,以平台和产业创新变量提供者的姿势,从游戏规则的参与者到制定者转变。本文则试图基于过去的观察与云栖大会的新动向,深度解读作为科技创新力量的YunOS的格局和野心,并揭示科技创新变量驱动产业变革的模式。

我们先从YunOS切入新型笔记本电脑开始。

                       战略布局:YunOS切入新型笔记本电脑,卡位万物互联网核心终端品类


HP YunOS Book的发布意味着YunOS在万物互联网的核心终端链布局再下一城,完成关键性的战略卡位。

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主席在描述万物互联网时曾有一个经典的以终端的角度划分的论断,即PC的诞生带动了互联网的发展,手机的诞生带动了移动互联网的到来,互联网汽车的诞生意味着真正的万物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他是从终端的角度提醒人们不要忽视新的终端品类对网络的重要性。

所以从战略需要的角度,YunOS不会也不可能错过每一个关键性的终端品类。而目前的新趋势之一则是:一个新的移动性终端品类正在迅速成长,并极有可能成长为万物互联网时代的关键终端品类,即新型笔记本电脑!

此次阿里巴巴联合HP和英特尔面向教育行业发布首款新型笔记本电脑,意味着已经完成移动互联网两大关键终端品类的战略布局:面向个人市场的智能手机和面向商务市场的新型笔记本电脑,这两者的共同特性是具有移动性。

这种战略布局具有一定的前瞻性,并契合了行业创新发展的需要,因为有多种迹象表明,新型笔记本电脑的确正在成长为万物互联网的新终端。

知名行业研究机构IDC新近发布的《中国平板电脑市场季度跟踪报告,2016年第一季度》显示,新型笔记本电脑的出货量为41.3万台,同比上涨59.7%,预计2016年中国Detachable Tablet设备出货量将迎来130.8%的同比增长。而在全球,2015年出货量年增长75%,并预计2016年全球可拆分平板电脑的出货量还将会增长近一倍。

春江水暖鸭先知,全球主要的PC和平板厂商也纷纷把新型笔记本电脑本视为新的机会,比如Dell在2016年年初宣布放弃平板电脑转而主攻新型笔记本电脑,HP、微软也加快了发布新型笔记本电脑的速度,智能手机巨头华为和小米也加入了新型笔记本电脑的争夺,并在2016年分别发布了自己的新品。原本毫不相干的PC巨头和手机巨头相遇于新型笔记本电脑这一个跨界产品,两大产业板块的碰撞极有可能使得这一新品类成为未来的珠穆朗玛峰产品。

而从市场需求的角度,新型笔记本电脑的出现也是自然的,这源于两个大趋势,一是人们越来越需要一个兼具个人娱乐和商务生产力的便携性移动产品来满足多元化的使用场景;二是正如IDC在某研究报告中指出的越来越多的组织正在倾向于BYOD的办公趋势并满足物联网化的商业办公环境。因此,在手机和笔记本之间的产品分型不可避免——兼具娱乐生产力双重优势的新型笔记本电脑应需而生。

而此次阿里巴巴联合HP和英特尔两大巨头,切入这一战略性领域,既是卡位万物互联网战略需要,也是自身发展的自然逻辑。

作为一次战略卡位与布局,阿里此次选择远在硅谷的HP,而不是近在咫尺的联想,其背后的逻辑颇耐人寻味。

                                            创新价值观战略:为何是HP和英特尔


为什么是HP?

这个问题就像回答为什么是欧洲一样,阿里巴巴能够与HP和英特尔共同切入新型笔记本电脑领域,是源于这三者拥有共同的创新价值观和勇于对未来探索的气质。

正如《人类简史》作者赫拉利所言,一个地区和国家即使不缺乏创新的科技,但是如果没有能够应用这种科技的价值观和思想,也会与重大科技失之交臂,眼界狭窄的结果就是文明的奔溃与解体。对一个商业组织来说也是同样的道理,所以在此次云栖大会上,王坚博士揶揄联想的话引发了诸多争议,为何YunOS能够与远在硅谷的HP合作切入新型笔记本电脑市场,而不是与近在咫尺中关村的联想?

在10月14日上午,王坚自问自答“为什么英特尔、HP、Intel会站在一起?,是云栖小镇离中关村的距离远呢, 还是云栖小镇离硅谷的距离远呢?”时说,“云栖小镇跟硅谷的距离要远远短于云栖小镇离中关村的距离”,他用创新与距离的关系来直言不讳的批评中国的另一家大型科技公司联想“缺乏科技创新的动力。”

王坚并非第一个评价联想缺乏科技创新的人,在坊间流传已久的故事是华为任正非早年考察中关村的感怀,当时他评价联想、方正两家公司:联想是有管理没技术;而方正有技术无管理。我们并不能得知此次阿里巴巴与联想之间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但是以结果而论,阿里巴巴与HP和英特尔能够成功合作原因之一是具有相同的创新价值观以及践行这种价值观的执行力与能力结构。在阿里巴巴、HP和英特尔的三方小范围访谈中,OS事业群行业拓展事业部资深总监胡晓东更进一步解释了阿里巴巴的创新合作价值观,即:数据驱动的战略认同,愿意承受创新代价以及能够执行创新的能力结构。胡晓东说:“我们首先来考虑的是有彼此的价值认同”,在他看来这种价值认同的基础是“是否认识到数据驱动在这个时代当中的意义”,在战略认同的基础上,“合作伙伴有创新的决心共同做一些事情”是第二标准,而最重要的第三个标准是“能够在生态链建设方面有比较强的经验和开放心态以及建立标准的能力,并具有执行力”。

以此标准而论,阿里巴巴舍近在咫尺得联想而去,与远在硅谷的HP和英特尔合作就并不足以为奇,创新本质上是与真实的物理距离无关,只与创新的共同价值观有关,HP亚太区总裁Richard Bailey在访谈中就提及HP在去年11月份拆分为惠普(HPI)和慧与(HPE)两家公司的巨大动作的时候,其领导层的愿景是“希望成为全球最大的初创企业”从而保持初创企业的勇气,“像初创企业一样拥抱新科技,拥抱新的可能,勇于突破改变”。他用这句话来回应笔者有关阿里巴巴YunOS和英特尔芯片在技术底层的融合对于改善HP产业地位和提升或者竞争优势方面能够带来什么样的作用和价值。

这或许与王坚博士对联想的直接批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尽管在今天所有的人都认为科技是改善产业地位和竞争结构的关键,但是能够具有应用新的科技的价值观依然是影响一个商业组织兴衰的关键《人类简史》中对为什么是欧洲成为近代和现代的中心的解释也同样适用于商业公司,这一点值得中国所有的科技公司深思。

                                    赋能逻辑:操作系统与芯片融合注入科技创新变量


在YunOS的赋能创新逻辑中,与在硬件的底层与芯片高度融合,大幅度降低产业创新的门槛,始终被作为重要的战略选项。

此次YunOS在与HP和英特尔合作的过程中,就发布了面向行业的YunOS for Work行业版本,这是一次最新的产品分型,分型的技术路线继续选择了最优秀的芯片巨头在底层架构上完成融合。通过与Intel的合作,对整个新型笔记本电脑产业来说,YunOS已经完成了底层硬件的整合,并且能够使用业内最优秀的芯片巨头的技术,这意味着阿里和英特尔协同在操作系统和芯片两大底层基础设施上完成了产业创新平台的构建,大大的提高了其他厂商产品推向市场的速度;而与HP这一国际大品牌巨头的合作,则从产品质量上完成了一次典雅的示范——能够满足大品牌对产品质量的要求和检验,本身对YunOS来说既是一次挑战,也是自我进化。YunOS与HP合作,也可以看做是改变大企业的变量的尝试,而这种尝试一直在尝试,比如与上海汽车的互联网汽车,与海尔的互联网橱柜。HP只不过是这个不断增加名单中最新的一个,当然还有夏普的互联网电视。

坦率的说,YunOS for Work也可以选择中小品牌合作,但是选择产业巨头HP和Intel,尽管巨头之间的合作比大象跳舞还难,但是在推动产业创新上,却具有更大的价值,尤其是对于YunOS来说,也只有与巨头合作才能再产业层面加速赋能创新的深度和速度。

也就是说随着YunOS for Work的发布,以及在芯片底层与英特尔的协同和在产品层面与HP的合作,在新型笔记本电脑这个品类上,YunOS已经完成了产业创新基础平台的构建和示范,当然也完成了万物互联网关键终端品类的战略布局。

                                        产业视角:如何评价YunOS与HP的合作?


仔细的审视阿里巴巴YunOS与HP在新型笔记本电脑的合作,我们可以发现若隐若现的是YunOS把谷歌的操作系统作为了模仿和竞争的对象。

从产品的视角,YunOS的操作系统产品分型加速,尤其是此次推出YunOS for Work版本,使得YunOS已经覆盖了手机、可穿戴、汽车、电视和笔记本五大市场领域,与Android已经形成完全的对标。

但是我们也知道,谷歌主导成立的OHA联盟笼络了诸多半导体芯片厂商、移动运营商和手机厂商,通过OHA的协议授权防治在操作系统层面竞争对手的出现和发展。而作为同样基于Linux但是又独立于Andriod的YunOS始终是谷歌防守的对象,不过目前的结果则是基于YunOS的智能终端出货量已经超过一亿,并成为全球第三大操作系统。

而此次在新型笔记本电脑领域YunOS与HP合作,或许有点从侧翼继续与谷歌交锋,寻求战略性突破的味道。

有两个事实值得关注:一是国际市场研究机构Futuresource Consulting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采用谷歌ChromeOS系统的Chromebook占据了美国机构性教育市场高达51%的份额;二是HP是谷歌Chrome平板出货量前三甲的重要伙伴。IDC的数据显示,2016年第一季,戴尔、HP、宏碁等厂商共售出200万台Chromebook。

而此次HP YunOS Book与谷歌Chromebook的重要伙伴HP合作,也同样是从教育行业开始,某种意义上,相当于把竞争引到了新的领域,直面竞争的味道明显。不过对OHA联盟来说,或许能够引发某种松动也不可知,如果YunOSBook的成功能够吸引OAH联盟中类似宏基、Dell、华硕这样的既有智能手机又有笔记本产品的成员,多米诺骨牌效应的发生就并非不可能的事情。

巨头们之间的选择总是惊人的相似,其背后的逻辑则是对大趋势认知的高度一致,以及对高价值战略高地的都是不可失去之轻。

                               结束语:中国科技创新力量的出海不应少了操作系统


中国正在成为全齐科技创新的引擎之一,这一点毋庸置疑,而在科技和互联网领域,基础设施层面的基础创新无论从芯片、还是操作系统都依托中国广袤的市场形成了系统性的体系,此前YunOS在智能手机手机领域与中小品牌合作,已经在印度等地区成功出海,随着阿里云在全球的加速布局,以及YunOS与HP和英特尔这样的国际IT巨头、以及海尔、上汽这样的传统产业巨头的合作所形成的产业创新平台和示范作用,作为云端一体化的重要平台的YunOS或许随着更多的终端品类走向国际市场,也能够吸引更多的国际合作伙伴的进入,打开国际化的新局面。

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需要吧——走出去的除了高铁,更应该有操作系统这样的互联网和科技的基础设施平台。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