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志刚 > 安卓收费给中国汽车产业的警示

安卓收费给中国汽车产业的警示

前言:谷歌“斗气”欧盟安卓收费警示我们三点:一个行业只有一个选择是危险的;在物联网(车联网)领域没有自主可控的操作系统是危险的;中国的汽车和科技行业不能重复手机的操作系统的老路。

谷歌安卓收费斗气欧盟凭借的是手机市场绝对垄断资本

谷歌在10月20日宣布将对在欧洲地区销售的安卓设备收缴专利授权费,以便将支持用户使用谷歌的应用。公开信息显示欧洲的安卓设备大都捆绑了谷歌的搜索、地图、邮箱、浏览器等服务,这一点与中国地区不同。而收费的标准则是根据手机像素密度,分为40美元、20美元、10美元三档。如此高额的收费,考虑到全球手机产业的利润现状,谷歌此举极有可能使得智能手机厂商的利润大幅下滑。

尽管很多分析认为谷歌此举是受欧盟反垄断巨额罚单影响,有和欧盟斗气的味道,但是过去一直奉行免费模式的安卓突然开始收费,却也实实在在的提醒了整个科技行业:如果一个行业里只有一个选择是危险的。谷歌以一个科技公司能和欧盟斗气,是因为谷歌有他的底气,手机操作系统领域一家独大,苹果不开放,所有手机厂商只有安卓一个选择,处于绝对垄断地位的谷歌,当自身利益受到根本威胁时,所谓的“不作恶”是很难的。

这一事件提醒中国的科技行业,在核心系统和关键技术上的拿来主义和实用主义风险是巨大的,尤其是在经济逆全球化和大国争夺高科技制高点的大背景下,像操作系统这样的东西不能捏在别人的手里。

尤其是在事关经济和社会安全的车联网、物联网领域,无论是从推动我国制造业升级转型,还是从网络安全角度,发展自主可控的操作系统是必由之路。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也曾表示:“中国推进‘国产自主可控替代计划’,都是无可指摘的。”而汽车作为承载制造业转型的核心部门,自主可控的汽车操作系统的重要性更是不言而喻。

操作系统是连接科技与汽车制造核心枢纽

操作系统对汽车非常重要,因为在物理世界汽车的引擎是发动机,在互联网数字世界,汽车的计算引擎是汽车操作系统。

这个类比的背后是汽车产业的大变革趋势,即智联网汽车正在成为主流。所谓智联网汽车具备三个基本特征,一是高度集成了先进传感器、控制器以及4G、5G、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二是整个汽车硬件系统演变成一个平台;三是能够与人、其他车、道路、互联网服务进行智能的数据交换和服务共享。

这里有个基本逻辑,智联网汽车将使得整个汽车产业摆脱裸卖产品的窘境,能够通过嫁接互联网服务找到新的收入来源。

操作系统恰恰处于汽车硬件平台和互联网服务的核心枢纽地位,对下负责硬件系统控制和资源调度,处理各种数据,对上则是构建一个屏蔽硬件细节的软件运行环境和平台——用直白的话来说,有了汽车操作系统,汽车产业才能在汽车上做到软件和硬件的无缝融合,并对未来的汽车软件应用提供良好的系统性支撑。应对未来可能数以十万百万计算的汽车应用的开发者。这一点可以类比手机发展历史,智能操作系统的出现促进了移动互联网应用的繁荣。

那么操作系统的价值就是汽车制造业与科技融合的核心关键,所以麦肯锡报告预测,尽管当前软件在整车价值中只有10%左右,但是到2030年软件的价值将占整车的30%,一辆20万的汽车,软件价值将高达6万元——这是手机软件不能比拟的。

发展汽车操作系统是国之重任

汽车操作系统的重要性体现在制造和科技两个行业,之于科技行业,控制着数据和应用,其能力和水平将影响从软件、应用、电子、通信等各个方面;之于制造业控制着硬件资源和在线的数据资源,制造业数字化离不开这个计算引擎。

在世界智能网联汽车大会上,吉利汽车李书福曾谈到智能网联车核心技术中国应自主可控的观点。在他看来,中国是全球第一大汽车产销国,智能网联汽车的命运必须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因为核心技术是用钱买不来的,而且会越买越被动,越用越依赖,必须自己研发,持续创新,迭代发展。

国家政策对此颇有呼应,在今年5月份公布的 “2018-2019年中央国家机关信息类产品(硬件)和空调产品协议供货采购项目征求意见公告”中,明确把台式机、笔记本、服务器、交换机、空调等采购品牌相关产品技术要求,国产操作系统和国产CPU被列入名录,代表核心技术的自主可控操作系统正在进入快速成长阶段。

自主可控的操作系统进入多项产业政策规划之中,中国制造2025中,明确把发展操作系统及工业软件作为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的重点,同时把汽车作为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的重点智能终端产品。在新一代人工智能规划中,也提出了要研究汽车、船舶、轨道交通自动驾驶等智能技术、高端智能控制技术和自主无人操作系统。

产业政策对核心技术和系统的强力推动,其背后是汽车作为最能代表制造业水平的产业,关乎中国制造业整体转型的成败,众所周知,汽车制造涉及到的制造工艺、材料、电子系统、设计、风洞、发动机等复杂的环节,汽车本身的转型可以带动多个产业链条的转型,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同时汽车又是现代经济的基础,经济和社会运行无时无刻离不开汽车,一个智联网汽车将承载大量的数据信息,这些数据与国家经济、老百姓生活都密切相关,显然,即使仅仅从安全、可控、可靠的角度,我们也可以理解汽车操作系统为何如此之重要。

从汽车大国向强国转变,发展自主可控操作系统面临新机遇

自主可控汽车操作系统面临新机遇,我们从三个角度进行分析。

一是,在汽车操作系统领域,中国是与世界同步的。互联网巨头的处于领先者的地位。

上一代的汽车,操作系统多以QNX居多,安卓出现后陆续出现基于安卓改造的汽车操作系统。随着车联网的发展,车载操作系统的升级换代越来受到科技公司的重视,这其中国外以谷歌、苹果为代表,国内则是以BAT三大巨头为代表,典型的车载操作系统有阿里巴巴的AliOS、百度Apollo小度车载系统、腾讯“TAI”系统这其中又分为两个流派,AliOS是从底层自主研发的操作系统,百度和腾讯的底层是基于谷歌安卓系统。

客观的说,在汽车操作系统上,中国的水平是与全球同步的,AliOS是其中代表,其与谷歌安卓系统就在同一个起跑线的能力,无论从底层架构、应用规模还是与汽车产业生态融合度,都具有可比性,甚至某些方面还领先。

AliOS首席架构师谢炎近日对外公开表示,他认为未来中国汽车产业对外开放服务的只有两种OS:一种是完全针对汽车驾驶场景从底层开始自主研发的操作系统 AliOS;一种是基于安卓等修改的其他OS。

基于汽车硬件底层设计的操作系统,是AliOS的不同点,也是其领先于安卓系车载系统的基础。百度和腾讯的汽车系统由于架构在安卓底层之上,属于基于安卓的“自主创新”汽车操作系统,面临潜在的商业风险和长期技术风险。在这一点上,我比较同意谢炎的观点,他认为,对于车厂来说可能会是一个“技术陷阱”,看似可以快速将安卓手机生态移植到汽车上,但实际上在后期因安卓大版本升级、系统漏洞等带来的技术维护成本是巨大的。

二是中国汽车制造业转型离不开数据,而数据的计算引擎则是操作系统。

中国是一个汽车大国,但是并不是一个汽车强国。交管部门公开数据显示仅仅在2018年第三季度新注册登记机动车达741万辆,其中新注册登记汽车达652万辆。存量私家车则有1.84亿。

显然,汽车面临转型升级的巨大需求和市场空间。

关于制造业转型,马云老师在9月份云栖大会有关新制造的最新观点是:新制造的核心是数据,新制造是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完美结合。所以未来成功的汽车制造商,一定是用好互联网、IoT、云计算大数据的新汽车制造企业。

三是自主可控汽车操作系统是制衡谷歌任性收费系统性风险的竞争性制度设计

无论从科技还是制造业,从互联网服务还是数据安全的角度,中国都需要有自己的操作系统,在这方面,阿里巴巴拥有明显优势,它从2010年开始研发操作系统,2014年开始研发汽车操作系统,其在操作系统投入是持续性和战略稳定的。

当前,中国正处在工业和制造业升级的关键时刻,也是关键技术和系统需要突破的关键时刻,作为汽车大国走向汽车强国的过程中,在核心的技术上不能缺席,谷歌在欧洲对安卓收费的事实告诉我们,中国没有自己的操作系统将会带来系统性的风险,比如对于汽车制造商而言“任性”的操作系统提供商面临商业的不确定性。

同时任何人都不能担保谷歌在欧洲的任性不会发生在其他地区,依赖于一个不可控的操作系统,风险更是巨大,汽车毕竟不是手机,涉及到更加复杂的硬件、工艺、流程、接口,可谓一发全身。另外从国家的经济管理和社会生活的角度,汽车所产生的数据将是国民经济的核心数据之一,其安全性和敏感性不言而喻。

总结一句话:不能重复手机操作系统的老路。

无论从汽车制造业自身还是从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以从网络安全和数据安全的角度,诚如倪光南院士所言,发展自主可控的汽车操作系统,都是一条必须走的路,在汽车操作系统上,我们不能重复手机领域的老路。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