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志刚 > 阿里王坚《在线》阅读札记:我所坚持的和我所相信的

阿里王坚《在线》阅读札记:我所坚持的和我所相信的

我从在阿里巴巴做云计算的第一天开始,就告诉自己:“云计算是一个社会最基础的公共服务,就像电一样”——王坚《在线》

在《在线》这本书中,王坚博士为我们描绘了计算经济的未来,在计算经济的框架结构中,“计算是新的公共服务,成为国家和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或许是担心作为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的身份会引起某种误读,王坚在书中特别强调“计算经济不是互联网公司的经济”,但是他坚持认为:互联网是计算经济的基础设施。因为在王坚看来互联网具有大规模使用、低成本和极高的便利性或者渗透率。

计算经济也被王坚博士称之为“在线时代的经济”,在线是基本的要素,不在线的东西不具有经济价值,所以在《在线》这本书中,王坚不厌其烦从很多常识性的概念辨析中,解释在线所带来的价值和变革,他用“在线正在成为一个时代的本能”来强调任何事物“在线”的重要性。

在阅读这本书的过程中,王坚博士为我们提供了很多重构基本常识的洞见,其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洞见之一是关于数据的观点,“数据的意义并不在于有多大,真正有意思的数据变得在线了”,所以对于软件开发者而言,需要认识到接下来“数据会比功能更重要”,或许有一天软件的功能会消失,存在的只有数据。

更为重要的是数据是沉淀出来的而不是收集来,王坚在书中特别辨析了“信息”与“数据”这两个我们习以为常的概念:搜集来的是信息,沉淀下来的才叫数据。当然,沉淀下来的数据只有在线才有价值,在线的目的是为了交换,王坚在书中告诉我们“交换是数据的价值,而不是数据的所有权”,这句话其实在今天听上去震耳欲聋——如果你对中国的数据开放略有了解,或许你会同意王坚在书中描述的情景:今天在数据面前,我们面临的问题与改革开放前的包产到户一样,既简单又复杂,而且决定了生产品的解放!他把数据的所有权与中国经济改革开放的土地所有权与使用权的确定相提并论,并认为数据所有权和经营权确立将带动计算经济的发展,因为这是数据通过计算与交换产生价值的重要基础。正是基于此认知,王坚告诉我们:“你千万不要想着利用数据去改进一个现有业务,那不是大数据应该做的事情,而是应该去做以前做不了的事情”,这句话我想对很多传统行业的从业者来说,即使是互联网人士来说,也是极具洞见的,因为从惯性上,我们总是习惯于用新的技术来优化老的业务,并视为理所当然。

这是一种认知的黑洞,《在线》这本书极具启发性的价值就在于为阅读者提供了一个探测和发现自己的认知黑洞的天文望远镜。

计算的在线被王坚认为是在线的最新表现——或者说通俗的说法是云计算,理解云计算的核心有两个关键词,一个是公共服务,一个是信任。所以王坚从在阿里巴巴做云计算的第一天开始,就告诉自己:云计算是一个社会最基础的公共服务,就像电一样。他提醒说,尽管电力是应该最早发明了的,但是将其作为公共服务却比美国晚了很多年,这也为他日后的衰落埋下伏笔。

的确,计算的公共服务化,或者说成为公用品,已经是目前的社会共识,王坚所提醒的是那些执迷于私有云和公有云之争的并把安全作为达成自己商业利益的人们在一开始的认知上就错了,那些只想把软件和硬件产品卖给你的人需要引起足够的警惕,这种大声的提醒,还有王坚对中国的企业抓住机遇的期望,与美国的同行相比,“中国的企业错过了发展软件产业的机会,现在认真一点,很有可能会抓住发展云计算产业的机会”。

但是我们首先要也要认识到计算的在线另一个关键词是信任,所以王坚说:云计算是关于信任的生意。在《在线》中王坚提及自己曾对员工讲:我们做阿里云计算平台,要努力做到让创业者发自内心的相信,在阿里云计算平台创新、创业、照样可以做成上市公司,甚至会比阿里巴巴还要厉害。并把此作为云计算是否“真正做得起来”的评价标准。所以云计算普及的过程,“最大的难点在于它们已经超越了技术和常识的界限,已经和人性密切关联了。”

这是另外一种洞见,即中国的云计算产业可以在这个跑道上超过美国的同行。

尽管王坚被称为阿里巴巴云计算之父,但是在《在线》这本书中,他又强调说数据和云计算本身并不重要:云计算本身和电一样本身是没有用的,只有早出了电冰箱、电视机、电才有价值。所以阿里云是依托于合作伙伴来创造有价值的在线服务,而不是自己。在这本书中,王坚用大幅的篇幅回顾了爱迪生和特斯拉在推动电力成为公共服务的过程中故事,在他的认知框架中,云计算是继电力之后的另一个公共服务品,其独特的价值在于“企业不分大小,每个企业都可以做出非常独特的创新”,尤其是这种创新能够带动社会的进步,作为阿里巴巴云计算的奠基人的王坚会更兴奋,书中的一个小故事或许给我们观察计算在线之后推动社会进步的力量:一位名为吴磊的陕西安康的铁路工人基于阿里云做了一个满足养路工人外面作业的系统,此后把使用中的遇到的问题写信给了王坚,并获得邀请参加阿里云开发者大会,尽管在亲人是否是传销的质疑中吴磊来到了杭州,并于王坚达成一致邀请王坚去安康之后,因为王坚本身事物繁多很久未能成行,最后在吴磊说“王博士,你要不再来安康,我的麻烦就大了“之后王坚终于成行,以解决吴磊和王坚的合影不是骗人的证据问题。在这个行程中,王坚见到了阿里云计算之于吴磊和他的工友们的价值,也在巴山小站看到“一个小男孩和小女孩共同拿着一部手机,在小站的一角蹭网”,那一刻对王坚的震撼是巨大的:无法用语言形容,这是互联网版的凿壁借光,他在书中这样记录到。服务更多这样的普通人的梦想改变了王坚。

任何伟大事业的开拓者总是很难以得到同时代的人的理解,所以在《在线》中,有不少笔墨给了交流电的发明者特斯拉——也是埃隆马斯克以他命名自己的电动汽车来纪念的人,爱迪生作为特斯拉的前老板利用人们对新事物的恐惧感,引发了交流和直流的大战。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所以王坚说对云计算的发展既悲观,因为交流和直流的丑陋竞争还会重演,但是也乐观,因为你肯定可以分辨的出来真正的云计算以及在线的计算能力应该被怎样使用。

但是创新者总是会遭到非议,也不可避免,王坚说:我做YunOS,招来了很多非议,甚至比我一辈子挨得骂还多,但是我不后悔。事实也能够说明当时看似唐吉坷德式的的坚持的价值,今天YunOS已经成为覆盖智能手机、可穿戴设备、行业市场、物联网芯片、电视、汽车、智能家电等多个领域的智能操作系统。YunOS与其他操作系统的不同在于王坚早期认识到“账号和支付是YunOS最基本的一部分,也是一大操作系统的一部分”,也就说YunOS是一个在线的操作系统,DT时代的操作系统。YunOS的成功是谷歌没有想到的,所以王坚在书中不忘记提醒老对手也是学习的榜样谷歌:靠市场垄断来阻止创新只会让垄断者失望,谷歌应该也懂得这一点。

YunOS之所以引发争议是因为大家对互联网时代的操作系统认知不同,技术发展趋势认知也不同。但是有一点,王坚想的非常清楚:即这个世界不缺手机厂商,也不缺一个成功的企业,但是他需要有技术的公司给这个世界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改变。站在这个角度,王坚在书中说:我认为操作系统才是最核心的东西

当面对质疑和外部的诱惑时,王坚坚持认为:YunOS不能失去社会和产业价值。这是价值取向的问题。

在这本书中,其实王坚还为我们提供了更多的洞见,比如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本质上都是互联网——这一点与我们的常识性认知并不一致,但是如果你仔细的阅读王坚的文字,你或许会发现善于概念辨析和从更为宏大的视角由远及近为你展示的自己逻辑的王坚的确具有很强的说服力量——某种意义上自带光环。

在这本书中或许我们应该仔细的阅读王坚为我们提供的新逻辑,比如他把互联网、数据和计算分别类比为火、新大陆和电,而他又为什么说“在线世界是另外一个新世界”,他为什么认为在线世界的唯一限制是我们的想象力,而同时在摩尔定律之后,王坚的“在线三定律”又是什么?

这位云栖小镇的荣誉镇长,一位曾经的心理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而今被马云做序中称之为“假如10年前我们就有了博士,今天的阿里的技术可能会很不一样”的人,在《在线》这本书中,还为我们提供了哪些深邃洞见?而这一本书做全球从移动互联网向万物互联网快速变革的转折时期将带来哪些碰撞和变革,都值得我们透过这本书去思考。

因为王坚和马云,如果你聊天的话,一个是会让你收获“未来可能真的会这样”的人,一个是“原来可以这样看问题”的人,阅读这本书是则是一个极好的与王坚聊天的方式。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