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志刚 > 从人工智能与在线谈起,我们这一代为何是人类最关键的一代

从人工智能与在线谈起,我们这一代为何是人类最关键的一代

科学界为什么说我们这一代可能人类承上启下最关键的一代。

在基因技术的帮助下,我们的遗传基因可以人工编码;人工智能技术可能让机器;成为人类最大基础设施的互联网让我们超越时空阻碍。新能源技术的出现正在深刻变革我们对能源的采集和利用,甚至能源的概念和内涵已经发生了变化,比如数据成为人类自身产生的清洁能源。

所以,“我们这一代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关键的一代”,斯坦福大学教授,富兰克林物理学奖获得者张首晟教授在由长城会(GWC)联合YunOS、阿里巴巴技术发展部、云栖小镇、云栖联盟共同举办2016年长城会会员年会上这样说。

在张首晟看来,我们这一代重新面临一些人类共同面对的需要,即“从0到1”来需要解决的问题,比如摩尔定律失效之后如何用新的理论和技术来解决问题,再比如我们的健康在基因技术帮助下是否个性化,以及人工智能是否意味着机器将超过人类的共同挑战。

在这个年会开幕式上,有一个共同的话题是人工智能,所以当谈到人工智能时,另外一位同样来自美国罗格斯-新泽西州立大学商学院教授熊辉教授指出,任何人类通过自身努力可以标准化的工作,都将被机器替代,人类在未来可能主要专注于创意性、创造性的工作。

不过张首晟教授有一个观点我比较赞同,即他认为:我们在谈论人工智能时,并不能谈论说机器如何像人一样,而是应该考虑在某些方面机器可以超过人类,比如在理性方面学习并超过人类,而如果机器也学习人类非理性的激情,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这个观点在某种程度上或许能够消除对人工智能认知上的一些误解,即人工智能等于人的智能。

产业界如何看待人工智能和智能协同的?

学术界关切的是在理论和基础科学方面的创新对我们这一代所面临的重大机遇与挑战,而产业界则更加关注如何从工程和人类基础设施角度推动工业、产业、社会的进步。

显然创新是进步的主要驱动力之一,作为此次大会的主办方之一,阿里巴巴集团技术技术委员会主席在开幕式的致辞中认为创新创业精神是云栖小镇与硅谷精神可以比肩的地方,在国家正式提出双创之前,阿里巴巴已经在云栖小镇竖起创新创业的牌子,王坚在现场回忆说,“云栖小镇了不起的地方在于,在双创成为潮流之前,就已经把创业和创新作为最大目标。”

关于人工智能,王坚也曾表达过自己的观点,在晚近的一次访谈中,他认为:不在互联网上的人工智能是很可笑的,没有一个规模数据的人工智能也是胡扯,靠过去的规则,不靠计算来完成的,也是胡扯。所以他认为“人工智能离不开互联网、数据、计算这三样东西”。
因此,阿里巴巴集团YunOS总裁张春晖在《YunOS:在线力量的践行者》的主题演讲中,分享了关于“智能”的观点正是基于互联网作为基础设施,数据作为生产资料和计算作为公共服务的智能,与学术界对智能的关切角度不同,张春晖认为除了数据和计算,还要增加‘用户’这个变量。”张春晖强调说,“当用户在闭环中,每次对服务的消费,同时也是在创造价值,有用户的参与,系统会更加懂你”,即智能协同等于:大数据+学习平台+海量用户。

在这个逻辑之下,或者在万物互联网中,一个能够随时在线的操作系统不可或缺,作为支撑阿里巴巴集团物联网战略的重要引擎,YunOS在做的事情就是打造一个协同智能平台,将用户在不同场景的行为数据打通,以用户为中心,将人、物、服务三张网打造为一张网,让数据流动起来,为用户带来更好的体验。张春晖说,在万物互联网时代,YunOS将携手合作伙伴一起为制造业与服务业创新及转型实践新思路,共同搭平台、建生态、创价值。

这其中的逻辑不难理解,我们知道在IoT时代思考逻辑是:感知、连接、计算。作为万物互联网底层基础设施的YunOS,其作用就在于以人为中心构建起场景之后,能够“让数据流动起来,让人参与进来“,也就说操作系统此时承担的价值角色是一个让人、服务、物永远在线的作用,任何产业伙伴和用户既不用担心数据流动性问题,机器学习问题也无需担心大量的用户及行为数据处理的问题,架构在互联网基础设施上的IOT平台和YunOS构成的智能协同基础设施,使得海量用户的每一次点击或每一次享受服务都成为价值和智慧的贡献要素。那么随着时间推移和数据的沉淀,在由机器学习方法和用户集体智能双重参与下构成的协同平台或许能够距离人工智能越来越近。

那么,人工智能的产业机会将在哪里呢?

前百度研究院院长,现地平线机器人技术创始人兼CEO余凯先生的观点,在我看来颇有道理,他认为使能技术(Enabling Technology)将先于技术驱动的(Technology-Enabled Business)在人工智能领域取得成功,他举例说,在互联网成功之前,首先获得成功的是提供互联网基础产品路由器交换机的Cisco,而后才是雅虎、谷歌。余凯提出一个嵌入式人工智能的概念,并认为人工智能将无处不在,而存在的形式之一则是BPU(Brain Processor Unit)芯片,通过嵌入到视频监控、汽车等硬件中提供人工智能服务。

至于人工智能的应用,目前还可能大部分处在探索阶段,按照一般科技产业的发展规律,只有在基础设施的层面,有根本性的变革之后,新的应用、新的商业模式和新的服务才能够产生。

不过我们至少应该同意有三个基础设施层面的变化正在促动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

一是在操作系统(OS)层面,包括YunOS在内的智能操作系统都在积极布局万物互联,以操作系统为核心竞争力的差异化竞争和良性循环商业模式创新正在加速推动“智能”成为新的增长点。

二是在芯片层面,科学家们和产业界正分别从突破摩尔定律和研发新的AI芯片两个方向殊途同归,为人工智能的泛在化创造理论、技术、工程、应用的基础。

三是互联网作为基础设施、数据作为生产资料、计算作为公共服务的在线世界已经形成,成为人工智能所能依赖的优质基础设施。

所以,我们应该同意,我们这一代是人类历史上承上启下的关键一代,许多新的物种可能会被创造出来,比如与人的理性智能相媲美的智能机器人。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