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志刚 > 云计算:华为说要自己干,运营商怎么办?

云计算:华为说要自己干,运营商怎么办?

做云计算,运营商早就定下来要大干,但是是慢牛;

做云计算,互联网新贵们已经在大干,但是是快车;

做云计算,曾经说要抱住运营商的华为刚刚定下来要自己干,但是是猛狼。

和平共处对于电信运营商和华为来说,在云计算领域是不是必然的呢?

5G为电信运营商们勾勒了一个万物互联的全新时代,全球的设备商、芯片厂商和终端厂商都为之兴奋不已,从3月份的巴展到6月份的MWC2017,所有的人都在劝导电信运营商们即使5G标准还没有冻结,也可以先行先试提前布局。

不过运营商自己可能心里清楚,如果没有准备好5G的过冬粮食,不能找到更多能产粮食的土地,5G可能就是一场水中花,动辄几千亿的投资,对大部分运营商而言并不是能靠西北风刮来。

是的,运营商们希望在三块土地上能够产出更多的粮食:移动互联网、云计算、物联网。这也是设备商们在鼓动运营商上马5G的时候描绘的美好未来。

以云计算为例而事实上运营商们也是这么干的,比如中国电信已经把内蒙古和贵州的天翼云平台推向了31个省,中国联通已经布局大型的云数据中心12个335个地市数据中心,中国移动也宣称将从内环、中环、外环三个方向构建开放生态系统。国外的德国电信也早已经把云计算作为新增收入的主要来源。

之所以这么做,其实对于电信运营商来说并不存在什么特别的理由,主要是百亿级别的增长市场实在并不多,而电信运营商最擅长的依然是管道以及基于管道自然延伸的云计算服务。如果我告诉你一个基本逻辑:计算、连接、数据在未来将成为一体化的服务,你或许应该同意我的观点。

但是在云计算市场,电信运营商们所面临的竞争格局或许稍微有点复杂。

近期华为宣布在云计算领域的最新战略诉求:成为全球五朵云之一,并且在公有云领域做长期战略投入。对于电信设备巨头华为一只脚踏进云计算领域,并且决心成为主要的游戏玩家,其实并非没有征兆,任正非曾说“有一件事情我知道,就是信息流量越来越大,又越来越不赚钱”,但是只要这个流量基础在,“我们总有一天能找到我们赚钱的商业模式”,在让电信运营商完成管道建设之后,目前看华为找到了自己能够赚钱的商业路径——云计算。

所以在经历了2010年“华为做云计算和传统IT企业不同,一定要抱紧电信运营商,否则死路一条”到2013年宣称永不做云计算运营到今天正式宣布要成为全球五朵云,这其中商业逻辑的转化的背后是华为自身发展需求、与电信运营商伙伴关系以及技术产业变革趋势所带来的城头变幻。

在这场戏剧的变换过程中,可能很多传统的电信运营人并不适应这种从以前的局方和甲方到今日作为电信设备商伙伴的角色变换,但是其实有三点我认为电信运营商应该明白,曾经作为幕后的女人的华为走到前台,开始参与电信运营商的战略制定、业务运营以及独立的在云计算、物联网等业务领域同为运营商,是因为电信运营商天然的体制优势带来的体制弱势所造成的

体制优势是电信运营商拥有牌照、频段以及国有资本,但是随之而来的也是体制弱势,那就是只能专注于狭窄的管道服务,以至于每一次新的移动通信技术还在刚刚商用之际,电信设备商们主导的3GPP就开始为运营商们策划下一代移动通信标准,而运营商即使当前的网络还在商用还能满足用户需求,也不得不被迫持续的升级,因为你不升级电信设备商们就可能不再对老设备提供足够的支持了,所以在历史上电信运营商一直以来都是电信设备商的产粮食的肥沃土地。

毫无疑问,爱立信、诺基亚、华为、中兴以及已经被合并的阿尔卡特、倒逼的北电,其曾经的生存模式就是这样的:作为乙方说服客户电信运营商不断地升级换代,并在自己的业务发展中,小心翼翼的维持着与电信运营商的边界,并不敢直接开展与电信运营商自身的业务,尤其是战略重点布局的业务。

平衡之所以能够维持,是因为那时候电信运营商是唯一的收入来源,所以你可以理解2010年任正非生产必须抱紧运营商,因为那个时候带宽很差,中国3G刚刚起步,云计算还是生死未卜前途不明朗的小婴儿,亚马逊也还未能向全球证明云计算的确是一个新的增长点。

今天的不同之处在于电信运营商在过去的十年成就了设备商的同时,为整个国民经济搭建了一个无所不在的高带宽网络,另一个显著性的不同则是大数据和和人工智能的出现,使得云计算技术得以应用前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前景光明,你要知道没有人会认为把数据集中起来没有意义了。

所以瞄准了云计算作为蓝海的并不只是华为、电信运营商,还有传统的IT巨头们比如微软、IBM,以及互联网新贵们比如亚马逊、谷歌、阿里巴巴、百度、腾讯。

不过对于电信运营商来说,在云计算的产业竞争中,电信设备商做云计算或许不同之处在于:自己的云计算体系由华为这样的设备商和云计算运营商搭建、电信设备商越来越多的参与到电信运营商的战略决策中去并且在国家产业政策和运营商发展战略上拥有越来越重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其实回顾电信运营商的发展历史,某种意义上就是一部有能力找到新的变现路径的合作伙伴不断背叛并反客为主的历史,梦网时代中国运营商的短信业务拯救了寒冬中的互联网们,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以微信为代表的曾经的梦网伙伴反客为主成为运营商的最大竞争对手。

到了今天万物互联时代,如果在战略选择上和执行路径上电信运营商无法对环境和竞争格局做出正确的判断,尤其是失去自己的逐渐,所谓数字化转型以及电信设备商为运营商描绘的云计算、物联网美好前景,恐怕将是镜中花——自己拿的是镜子,花在别人的手里。

那么在云计算领域,即使电信运营商不能成为全球级别的几朵云,那么至少在本国本土还不应该把城池拱手相让给其他人,在战略上我认为对于运营商而言,必须重新思考云计算对于自己的战略重要性,并配备足够的攻城部队和战略资源,有四个方面的建议:

一是在组织上,必须把云计算业务部门提升到集团公司层面的战略地位,目前三大运营商有的成立了专业运营公司,有的是在专业公司下面设置一个部门,这样的组织布局显然无法形成具有足够优势的攻城部队,云计算业务应该在运营商集团层面拥有高于专业公司和省公司的管理权限,对内自己的IT升级对外服务客户,需要对标互联网巨头和电信设备商,建立自己的人马。

二是在资源投入上,必须把云计算业务作为长期战略性资源投入,把云计算业务与传统电信业务并重,资本、人员、市场、产品、技术的投入必须与产业标杆对标,并且发挥自己的资本优势,在云计算相关上下游产业展开收购、并购。

三是在纵横捭阖上,电信运营商应该加强互联网云计算巨头、传统IT云计算巨头的合作,尤其是互联网云计算巨头,在混改的大背景下,互联网从资本层面与电信运营商的合作有助于在业务层面进行资源互补,在这方面互联网云计算厂商由于拥有用户、流量、数据优势,与电信运营商的管道、用户、渠道等方面具有以长补长的优势。

四是在生态上,电信运营商应该充分发挥自己庞大的地面部队的优势,构建一个能够直接给云计算合作伙伴带来商业机制和利益的系统,这个系统应该封闭的和自循环,不应该为其他人主导的云生态提供生长的资源,运营商们必须明白商业没有永久的朋友只有永久的利益。

回到前面的问题,整个电信产业,从芯片商、终端厂商、设备商的所有的人都在期望电信运营商能够加速5G商用,并为5G支付千亿万亿的资本,但是这些人也应该想到,如何才能帮助电信运营商找到的新土地上打出更多的粮食,这个问题值得深思。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