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志刚 > 电信业竞争只剩下了降价?

电信业竞争只剩下了降价?

一个人在失去了远大的理想之后,就会把精力集中在细枝末节上;一个人在不能看到长期的希望的时候,就会求位,而不是求为。

一个组织也是如此,一个行业也是如此。

对短期利益的追求能够博得民众一时的欢呼和短暂的清名,更容易被公众视为改革的先锋。而那些被悄悄牺牲掉的长期公众利益由于公众的无知或者被无知,恐怕不会有人在乎。

短视的动物,这个词用来形容乌合之众的民众其实再也合适不过,而那些所谓博取清名的改革者们总是能够一而再再而三的利用这种情绪,从而为自己谋得更多的利益更高的位置。

当民众醒悟过来的那一天,也就只剩下骂娘的力气和机会,本应该为此负责的改革者们则会再一次利用公众的怨气为自己博取更大的利益,而公众顿时觉得要再次感恩涕滴。

比如价格这件事情,这是一个最容易作秀的事情,因为这事公众能够直接感受到的并且每天每时每刻都可以计量的事情,所以改革者往往在这里入手。不管是部委级别的高官还是街头被城管追着跑的小贩,大家都知道这个浅显的道理,只要对价格稍微做个改革,那么不是博得一片骂声就是山呼万岁声。所以高官有权有势的在位者也罢,贩夫走卒也罢,或者强势涨价为自己某利益,或者强势降价为自己谋清名,所谓名利场,不过尔尔。

而至于价格形成的背后的顽疾,公众不关心也看不到,在位者当事人也不讲,所以也就懒得有人去做。做表面文章即使喝汤也总是比啃那些看不见的硬骨头有肉味。

所以大家都愿意来谈价格,都愿意做价格的改革者,所以公众可以看到电信行业自2008年新一次重组以来,有关资费的改革正在成为唯一的改革价值指向,或者具体的说来,降价成为电信也改革的唯一指向。

主要是拜托其他行业物价全部在飞涨的原因,电信业资费价格下降就成了万绿丛中一点红,逆势而行,实在是深的民心也甚得上意。

行业管制部门每年把综合资费下降的百分比作为重要的新闻发布内容,电信运营企业也在市场竞争中对价格战乐此不疲,专家自然也会推波助澜,并言之凿凿,电信资费还有不小的下降空间,至于公众,则是不断的见诸媒体投诉高资费乱收费。

好了,在弥漫这降价的香味的空气中,弥漫着公众对电信资费居高不下的认知期望中,电信行业迎来了宽带普及工程,即将迎来单位带宽绝对价格下降的喜讯,行业迎来了投资超过5000亿的机遇喜讯。

更重要的是,公众迎来了电信行业的资费整风运动,当然也迎来了重组以来在2G网络上的新一轮价格战。

或许不会有人想未来应该怎么办,或许未来和很多人没有关系,所以所谓改革,其实本无需折腾那些需要所谓顶层设计的硬骨头,搞搞民众看得到摸得着算得清的价格改革,就可以了,毕竟这是让老百姓短期得实惠的好事情。作为老百姓的每个人都应该支持。

只不过,求为者和求位者,谁能分得清呢?或者说,有必要分得清吗?答案请延伸阅读 “尙儒客栈”的文章 《“有为”和“有位”的互动之道》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