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志刚 > 中国电信业的盛世危机

中国电信业的盛世危机

文/陈志刚
中国电信业杂志的一篇有关运营商盛世危机的文章,不禁勾起了我对中国电信业的思索,形诸文字,以嗜众人,不当之处权当笑谈。
用户规模已经趋于人口极限,物联网还在襁褓中,
中国的手机用户已经正式的超过了8亿,固话用户始终在每年以几百万的规模递减,而物联网的机器用户无论是数量还是ARPU依然处于襁褓中,以用户增长带动收入和利润增长的中国电信业是否能够等待物联网的黎明或者物联网本身就是另一个黑洞?尚不得而知。
资费下降跑不赢物价上涨,支出比重走高的通信费用,影响深远。
电信资费已经连续五年下降41.3,%,而通信费用的支出“已经占到我国居民收入的5.43%”,而在万元收入一下的居民中这个比例高达“10.31%”,在收入负增长趋势加剧下,通信费用的支出意愿将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将会给中国电信业的业务结构带来哪些深远的影响?恐怕不只是所谓专家说的“CPI的下拉在0.13个~0.45个百分点之间,充分发挥了价格指数“稳定剂”的”功效。
刺激产业内需政策用尽,长期利好乏力
从3G牌照发放开始,以投资为主要产业拉动的模式已经持续2年,且在这两年中,动辄几千亿的宽带刺激计划、三网融合刺激计划相继出台,政策用尽,来年还能讲什么样的故事,做什么样的事情才能保证可持续发展?
外部管制趋紧造成的企业内部运营成本陡增,长期盈利将会走低
不管是垃圾短信还是扫黄,作为企业的运营商无可否认的正在越来越多的扮演执法者的角色,而任何一项管制政策或者公文的发布,对于运营商及其相关产业链的有关各方必然要求从人财物到系统的全面成本增加,当然,还有山雨欲来的携号转网、已经满城风雨的手机实名……
融合受阻,新的业务领域或为鸡肋
两化融合即创造机遇,也创造陷阱,电信业与金融、媒体、出版、搜索、游戏以及其他行业的融合中创造出新的应用和商业模式,但是传统产业的楚河汉界在面临来自电信业的进入时,依然是从政策制定者到企业执行者的壁垒重重,成为先驱,先烈或者只是奶牛,能否等待黎明的哪一天?
免费跨界,来时汹汹,电信业图穷匕见
以免费为主的互联网挟免费大旗,万民山呼之气势,早已对电信运营商形成了合围之势,人才、理念、模式的优势使得运营商相形见拙,受制于管制要求、服务理念、运营要求,运营商很难迎击注意力经济所带来的巨大挑战,并采用注意力经济的运营模式。
分红陡增,增长乏力,长期发展何以为继
已经上调的花红比例,持续不断的来自各地的无线城市之约,还有强力部门的信息化支撑需求,已经渐成奶牛的中国电信业在被融资的过程中,,如何解决长期和谐性的包容增长是个智慧的问题。
标准与创新,何避黄梁
承载体制性和系统性创新重任的中国电信业,如何完成国家的重任,恐怕不只是以一个标准是否进入西方话语体系的国际标准为标准,实力和市场为王,空谈误国,需要做的还有太多。
盛世本无危机,所谓危机也只是存在于头脑的想象而已,但是如果不未雨绸缪,恐怕危机真的就要有呱呱落地的那一天。



推荐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