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志刚 > 电信管制与黑车治理:消费者收益分配失当案例

电信管制与黑车治理:消费者收益分配失当案例

在我所居住的地区,观察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可以作为政府管制失当导致福利分配不当转移的一个案例。

黑车是城市管理者头疼的问题,这也包括摩的,在我居住的区域,由于人口数量庞大,公共交通跟不上发展需要,给黑车和摩的带来了生存空间,在2010年9月份,市政府把地铁站附近列为了重点治理黑车地区,并挂牌。

然后我就发现在做黑车的时候,费用已经从8元涨到了10元。因为数量少了,而需求其实并没有少。

最开始是每天派一辆警车驻守在地铁站附近,尽管避免了黑车在出站口成群结队的现象,但是黑车拉人送到站掉头的行为带来新的困扰,那就是在离出站口不足50米的周边区域,成了交通肿瘤,公交、摩的、黑车的掉头行为,令人头疼。

就在上周,我发现在公路中间竖起了隔离带,以阻止黑车、摩的在地铁进出站口附近调头,下客。但是进一步的问题随之而来,那就是打黑车的人发现,他只能被放在离地铁站200米开外的地方,而黑车司机收取的费用并没有减少。此时抱怨和不满就随之而来,当然,还有争吵。

在这个案例中,我们看到,政府管制本意是减少黑车的数量,并藉此限制坐黑车的人需求,但是,由于公共交通资源投入不足,需求并没有减少,而黑车数量减少后,市场价格反而提高了。显然,坐黑车的人的福利收到了损失,并向黑车司机转移,并间接通过政府的处罚行为向政府转移。

而在公路中间竖起的隔离带,则进一步加剧了这种福利转移的程度,黑车司机和摩的司机 不需要再承担至少400米的燃油成本和时间成本,并减少周转时间和获取新的顾客的机会成本。

而坐黑车的人除了完全成本货币成本、时间成本之外,并没有从黑车司机的新增收益中有所得。

也就是说,因政府管制的需要增加的成本和潜在的收益,基本可以认为全部转移到了黑车司机那里,并有部分收益转移到了管制者手里。

受损的除了消费者,还是消费者,消费者还要承担监管黑车的警察和警车的运营费用以及其他管理成本。

其实,对比起来,在电信产业的管制中,由于政府管制失当,造成的类似的消费者福利损失,也是比比皆是。

以垃圾短信治理,发垃圾短信的就好似黑车司机,运营商就像那个警察或者放在路中间的隔离铁栏,从表面看消费者接受到的垃圾短信少了,但是实际上所有消费者均需要承担运营商新建的垃圾短信控制管理系统及运营人员的运行成本,而同时,由于管制趋紧,那些有广告需求的厂商就像要做黑车的顾客一样,其广告的成本必然增加,而这种增加最终将体现在其销售的最终产品价格上,此时,最终消费者又是很典型的福利受损者。

其实这就像在黑车管制中问题,政府在努力打击垃圾短信的同时,并没有对正常的广告类需求通过增加公共交通投入性质的降低现有广告体系的价格成本或者鼓励新的广告形态的渠道的出现。

所以我们可以试着总结一个模式:当政府管制生产者的供给的数量和质量时,如果没有增加该生产者生产的产品/服务的替代品的供给,那么必然抬高该产品的价格或者降低质量,而最终受损的讲师消费者,任何更进一步的额外管制措施(例如设置更多路障、要求运营商投入更多人力建设更多系统等类似措施),只能提高整个管制系统的运行成本,其主要收益将由政府获取,并最终由消费者承担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