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志刚 > 宽带中国的投资谁来买单

宽带中国的投资谁来买单

 

 宽带中国的建设资金从来哪里?我一直质疑,宽带中国战略这件事情是缺钱的,一是因为推动主体和责任主体不统一;二是因为宽带建设自身所需要的庞大资金;三是因为如此庞大规模的投资收益率如何保障至今看不到清晰的路线图。
    早先在工信部的宽带普及工程大会之后,既有电信运营商的官员表示国家应该加大在宽带工程上的财政支持力度。以目前承担宽带普及工程的两个主要运营商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自身的财务状况来看,恐怕是在只手难以撑天,千亿规模的投入建设成本从运营商自身的收入来源看难以满足。
    那么,我们需要问的是国家宽带战略如何获得财务保障才能顺利执行而不是被打了折扣,到最后变成了一个知识统计上的概念而已?
    谁将为宽带战略投资买单呢?
    1)作为推动的主体政府?
    目前看宽带中国的推动主体还是以政府的行政力量为主。由于是政府推动的原因,在宽带普及上照顾弱势群体,比如在农村地区,残疾人群以及一些公益市场例如学校,图书馆等就成为政府关注的目标。
    从政府是推动主体这个角度看,参与宽带中国战略的有关责任主体在缺钱的时候寻求政府的财政支持自然是顺理成章,毕竟怀的谁的孩子谁养天经地义。
    在这个角度,恐怕只有财政部才能出资解救资金饥渴的电信运营商。
    但是如果站在财政部的角度,电信行业作为高利润垄断行业,从整个行业受益的角度看上去是并不缺钱的,毕竟公开的三家运营商的利润总和超过千亿?
    而站在国资委的角度,显然三级运营商的资金各家是各家的,岂能混用?
    纠结自此而产生,所以我们看不到关于宽带中国建设资金的来源问题的解决方案?
    2)作为责任承担主体的电信运营商还是民间资本?
    承担国家宽带战略自然无上荣光,但是对于有选择的非电信运营商来说,他们在进入宽带市场的时候,必须要考虑投资收益的回报,因为面临巨大的建设资金需求,除非有政府信用做担保和财政贴息,非国资的民企恐怕很大在银行那里融到足够数量的资金用以支持自己宽带网络的运营和建设。
    因为银行也不傻,在工信部把宽带资费下调作为主要政绩的情况下,以及主要电信运营商之间此起彼伏的宽带竞争致使垄断利润不断下降的情况下,如何规避资金风险是银行要仔细掂量的。
    所以,尽管有所为民间资本进入的开放政策,如果背后没有收益保障预期以及银行支持,恐怕民间资本是有心无力。
    这样看来还是只剩下了电信运营商作为责任承担主体。
    或许有人说广电系可以,这个没问题,但是我们更要清楚,广电系比电信运营商还缺钱,赚钱的能力比电信运营商还差,谁愿意在同等市场条件下在没有行政干预下愿意融资给广电系?
     3)宽带普遍服务基金从哪里来?
    有人呼吁建立宽带普遍服务基金用以支持国家宽带战略,即使是这样,那也需要找到谁来作为这个宽带普遍服务基金的发起人?
    而这个普遍服务基金的执行效果存在巨大的障碍,一个关键问题就是基金发起方之间的市场划分问题,也就是那些区域和市场由谁负责普遍服务的问题,另一个关键问题同样是谁负责普遍服务基金的规模到底多大规模合适?
    普遍服务基金的来源则是另一个不能不回避的问题。
    一般来说,一项普遍服务基金要么来自财政支出,要么来自税收。比如在油价里面的教育附加费,城建税等费项用以支持特定建设项目。
    但是在目前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下,国家很难再能够对某项特殊产品或者服务增加税收或者费项?比如在电信资费上增加一部分税项作为普遍服务的资金来源,恐怕又和资费下降这项政府绩效冲突,而且很容易被转嫁到消费者头上。
   结束语:不谈钱的战略都是浮云
   关于宽带中国战略是利国利民的千秋好事,但是如果不解决钱的问题,恐怕就像三网融合一样,只是统计和政策意义上的战略而已。无关老百姓的秋风。



推荐 0